给“离开”之后,还存在之人的信。

鑫,在我这种懒散心情之下,我居然呵开冻砚,拿起那已经很久没有打字的手指,来写这封不是信的信,无非是因为今天恰到好处。现在信来了,不知你看到这个又是什么样的心情,或者在经历了你今天的事,在合适的悲伤情景下又记得我给你写的这些,将来随着愉悦就会把这些劝慰的文字扔到脑后,生死莫知了。
 
  你是来告诉我哪个老师是如何对待你又怎样给你人生的慰藉,这师生之间的情谊,他是何等的温柔,今天你们去吊唁,你们一个接着一个都成了悲伤之人,我能看到你眼角还没流干眼泪划过的伤疤。你的表达不是靠你说的话,是靠的你的心,虽然我这么说忽略了你向我说的故事,但我更多的是观察你白净的脸色的比语言更传神的表达,你对黑暗的害怕,对油腻,猥琐之人的恐惧,以及想要人保护自己的期望。我知道你跟我说这些是因为我不会因为别人哭泣,所以看见别人丢了心爱的事物,就露出卑鄙的笑容来。若我能让你如此的信任,我既是开心的,又是幸福的。就像我们答应好的那样。这万分寂寞的晚上,两百公里有一个人在黑暗的路上,给我讲她身边的故事,暴露出她内心最深处的秘密,推心置腹的娓娓道来她今天的伤心事,使我觉得世界上还有这样一个人爱着我,信我,来找我同一些热情和热泪,真想一道温暖的阳光一样,射进我精神之冻域。最叫我满意的是由你这些话我知道现在的阿鑫还是四年前的阿鑫。
 
四年的时光,流水行云般过去了。现在我们虽然还是少年,然而最好的青春其实已经过去了一大半了,就像你身边总有同龄人在办喜事,在找工作,在不知名的某个街道用口袋的几元钱买着饼边吃边流泪的情景。幸运或者不辛我们都还未经历,所以我喜欢回忆从前的事情,四年前的我们刚刚见到的样子,虽然不曾讲很多的话,但你的样子就像校园里的那朵冬梅一样常常浮现到我梦里来,尤其是在只有课件十分钟的厕所到教学楼的距离,我总能遇到你。你今天谈话向我哭诉你的老师简直同那天晚上你给我说你自己遭受到同学,陌生人误解,遭受冷眼和嘲笑的那种声音,用一泡泪水浇灭世界上的不美好和不如愿的事是你能比我做的好的,我羡慕着你,但只能用我这并不修长,粗糙的手指在电脑上打字来陪你呜咽,扶着你的肩膀低声的安慰。阿鑫,虽然我们甚至都没见过面,通讯也很少,但你那时候漂亮的那张脸,被市井冷眼刷过还依然纯洁的心,雪白的脸,冬天还有你那桃花般的脸颊你眉目间的一股股充满诱惑的柔媚是长存在我的记忆里的,我会想到我们天天在校园里散桃花步,就在那个很小的县城里很小的学校,树荫底下,石榴路上我们面对这谈着四季。
 
回想起我们都还没有偷吃禁果,只是从心底悄悄流出的喜欢,单纯幼稚,甚至看起来愚蠢,但同时又很美好,甚至那时候我也不这么爱读书,我也不会有现在这么懒散的形象,性情虽然不像现在这么温和,但面上总有股青春的色彩,那时候很少有人理解你,之前有很不错的朋友也是因为那件事离你远去了。我想如果我在并且足够了解你,我想带着你走一段段崎岖的山路,来打散我们对未来,对生死,对于陌生人的恶意恐惧的心情。我那时候还不理解酒,更不理解酒席是什么,无知的我只是认为那只是几个人饿了聚到一起吃顿饭而已。但你同我说:“好不容易找了个合适的理由去参加这种聚会,却让我的名声一落千丈,是该怪那个多钱的男生还是并不喜欢他的女生了,他们在一起,我为什么要参进去……,其实我也不喜欢这个男生,但为何就发生这种事……”最后一句是我自己想象的,但我想这件事一件深印在你心中。忆起你那时的纯洁笑容现在更觉得现在人的笑容更加冷酷无情,也更使我留恋已经不可再得春风里的生活。提起往事,总会徒增我们的惆怅,我想我和你还是谈别的吧。
  
   你的话语中含着“为什么那么好的人就这样离开了。”的惋惜之意,这差不多是我们每次面对可爱之人离去悲伤的观念。这差不多是沉沦这生死情景中最难以接受的观念。我很反对这种论调,我反对,并不是因为我要强制的打破你的烦恼忧愁。一个人的情景在他碰到了天灾人祸应该由他自由的发展,旁人不必用各种要求或者带有指令的话去压制它的生长,又使他落入到一张更深,更痛的网子里去。真真爱着的某个忧愁的人,绝不会残忍的去扑灭爱人在心里现存的那一点点幽情。他一定是用他的情感的共鸣使他爱的人得点关心的好处,我总觉得“什么那么好的人就这样离开了。”这句话对“离开”未免太藐视了。我是个恋着“离开”如同时间之沙的事物,我深知“离开”在人生的意义,尽管我还讲过“如果不能如期回来,离别才显得有意义”,但你也得知道“离开”并不会消亡的,就算形式上它是一把插入心脏的刀,但在我们还未经历的时间里,它可能算是并不美丽的花,而且还带刺。离开是不会消亡的,它总是留了很深的印记,死亡也同样是一种离开,我和你都会看到很多人的死亡,有些人跟我们关系很好,有些人又跟我们很陌生,甚至有些人的生死我们根本不知道,直到报纸报道我们才去敬佩,才去为他感到惋惜。临床医学和公共卫生的发展改变了我们的生命轨迹,但死亡对人类来说还是稀疏平常的事,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我们都是在概率下幸存下来的。
 
   阿鑫,我们要学会和死亡和谐相处,让让离开的那道门变成宽恕之门,以让我们的纯洁,我们的天真保留下来,我有时候会担忧,这道门会不会随着人心不古而逐渐关闭,直到我幸运的碰到了你,我相信要深深经历过人生之味的你,把“离开”当作它特有的价值去珍惜,而不是更难过的哭泣,无声的呜咽是比嚎啕之声更悲哀的多的。我想你昨天总会在离开之后魂不守舍地胡思乱想,晚上睁眼看着还未亮的窗发呆,这么下去一定会得神经衰弱的疾病,但好在你是一个生性乐观的人,也不费我用很大的功夫去安慰你或者安慰我,我打算以后将一些温暖的话说给你听,虽然我自己也时常需要,你有时候伤心了可以想想这些温暖的话或者诗句,拿出来晾一晾,比现在独自黯然伤心要好的多。我现在也是个伤心之人,或许是这个寂寞又酷热的夜决定的,使我始终不能见你一面,你也在我的梦里想象着,不过我是对我自己伤心,所以不明显,旁人也不知道,或许你知道就好,有空也希望你能多跟我说说话,两个孤苦伶仃之人何妨互相给点安慰呢!
 
燎原网(https://www.53ly.com)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燎原网观点。
责任编辑:

相关阅读 之人

排行榜